育儿指南

教育时,先想着你多么爱TA

教育时,先想着你多么爱TA

我相信,每个孩子都有种渴望,

希望持续地体会到,

爸妈那最原始“只要你好好活着”的爱,

给予他们勇气去面对生命中的挑战。

女儿刚到德国的前几个月,我们有一段异地共同生活的适应期。她要适应搬迁到不同国家,进入不同的教育环境,甚至适应德国的气候、家人、交新的朋友,非常不容易。而妈妈我,对于该怎么在文化背景的转换中,给女儿最适切的教养,又能够符合她现阶段的状况,很是头疼。

而婆婆一句话,让我重获信心。

你是这世界上最爱她的人。先想着你多么爱她,再来想怎么教养。

我的两次生产都不是非常顺利。第一胎时,女儿因为脐带绕颈,推了好几个小时都没办法出来,最后只好出动吸盘。她刚出生的时候,手脚还是蓝色的。我记得自己累瘫在产台上,期待着听到女儿哭出声,那短短几秒钟,像是几个小时一样地漫长。

十一年后在德国生儿子,我抱着“第二胎总是会比较快速”的希望进了产房,但事实上完全相反。第一胎我还能忍着不打无痛分娩,想说第二胎也可以比照办理,没想到这胎的疼痛完全难以忍受,而且持续非常久。连麻醉科的医师来会诊都建议我立刻打无痛,否则她判断我忍不到孩子出生就会痛到昏过去。

我整整痛了32小时才将儿子生下,甚至老公一度觉得要失去我了,泪流满面。儿子出生与他的姐姐一样,没有马上哭出声,我记得自己在那短短几秒内就问了助产士大概10次“Is he OK?”,直到听到儿子的洪亮哭声,才放心抱着老公狂哭不止。

那一刻,我与许多的母亲一样。唯一的心愿,就只要孩子能够平安健康!我不确定我会是最好的母亲,但我确信,我是世界上最爱我孩子们的人。

我相信,每个孩子都有种渴望,希望持续地体会到爸妈那最原始“只要你好好活着”的爱,给予他们勇气去面对生命中的挑战。

▲希望ta未来能成为最美好的自己

我与女儿的关系一向都不错,但当她上了小学,我发现自己亲吻她的次数从一个小时十几次,变成了一天都不到十次;拥抱她的方式,从熊抱闻着她的头发,抱着好久都不放,变成了一种例行的你好与再见方式。

我与自己的父母亲就是这样的传统关系,连要拥抱都觉得是一种很特别的事啊!我看着德国婆婆与老公之间的情感表达,默默地觉得自己失去的不只是这些行为,还有一份随时可以表达情感的关系。

要怎么改变?我不可能命令孩子来抱我亲我,绝对效果不彰。所以,从女儿十岁左右,我决定从自己改变,每天要求自己主动展开双臂拥抱她,而且像过去她还比我矮的时候一样,闻闻她的头发,抱着她说声爱你。快14岁的女儿现在已经长到174公分,个头老早比我大了,仍然爱跑过来窝在妈妈身边,索吻和亲吻我。这次的教育实验很成功,然而真的庆幸我开始得还不是太晚啊!

我也常告诉老公,两岁儿子来粘的时候别觉得烦,更要放下手边所有的事情,跟他亲亲抱抱我爱你一下,因为每天每天这样做,孩子永远都觉得可以与爸妈亲近,但只要渐渐停止了,有天要再回复这样的亲密,就不容易了。

当孩子们时刻感受到自己无论如何都被爱着,一些亲子教养上的冲突、学校与生活上要面对的挑战,与成长的压力,对他们来说都变得没有这么令人恐惧了。

想想两三岁的孩子,当他们面对新环境或陌生人的时候,是不是总喜欢先窝在爸妈的身边?甚至双手紧紧环抱著爸妈,像是在索取能量一样。当他们觉得有足够安全感,就能够放手去玩了。当他们受伤,也是第一个回头叫妈妈,妈妈总有种魔力,能让“痛”走开啊!

教养的重点,从来都不在于我们是个几分的爸妈,而在于孩子未来能成为多么美好的自己。
爸妈

哭出声

参与测试请保存至微信扫码

更多文章来自公众号大午心理。

标签: 无痛分娩 女儿 爸妈 哭出声 希望持续地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