育儿指南

快乐时光——猜小名

"

吃饭是我们全家人一起最快乐的时光,因为吃着美味,说着无关紧要的话,在轻松的氛围中,洋溢着一种温暖的味道。

女儿总是有很多问题,她的十万个为什么总是让我们在饭桌上“喋喋不休”。今天的话题又是她引出来的。她问我:妈妈你小名是什么?

我说,小时候吧,小名可多了,你和爸爸不妨猜一猜,猜对了有奖。女儿对于奖励向来看重,接着问我奖什么,我说奖一个A+,她虽然有点异议,但是也欣然接受。

第一轮猜测是爸爸开的头,他说:胖丫。我大笑,我小时候有那么胖吗,还胖丫呢!女儿说:你属猪,那就叫肥肥。我哈哈大笑,胖丫都夸张,还肥肥呢,不对不对。女儿问爸爸,那妈妈小时候叫什么呢?爸爸说:我哪里知道。这时心里不免有点失落。也是的,这段历史倒是真的没向他讲过。

于是我提示了,猜的还不错,有点接近,有一个字对了,组词就好了。可是这两个笨蛋,就是一直瞎说,一会说是:鸭子,一会说是丫丫,一会说是唐老鸭,一会说是小鸭,急得我只得提示,就是“丫”在前面,组词啊,比如丫头,女儿倒还聪明,说:我知道了,就是丫头。好,送给女儿一个A+,爸爸扣十分。

当然我的小名可多了,因为当年的父母在有了两个儿子之后,有了女儿就当成了宝贝一样,所以每天换着法的叫我,于是我出题,让他们继续猜第二个小名,当然事前声明,这些小名所有权只是我的父母,其他人谁叫我,我都是不应的。

第二轮猜测开始。我还得提示,要不然,在这个语言丰富的今天,真的难于想象三十多年前语言的贫乏,所以我说,其中有个字呢,是“丫头”里的字。不过这次变成三个字的了。女儿的思想比较活跃,她一个接一个的说:小鸭子,老丫子,胖丫头、、、、她就忘不了我小时候照片的胖,所以老是联想到胖啊,肥啊的。呵呵,爸爸一点都不合作,他不猜,说猜不到。呵呵,没办法只好公布答案,其实我不说,谁也猜不到,那就是“老丫登”其实连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哪个登,只是当父亲咬着我的手指叫我的时候我会不自觉的答应。

女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写这三个字吧,所以她大笑,叫着“老鹰登”来取笑我,也许她觉得老和鹰应该在一起组词。

第三轮是我的第三个小名,这个更有难度,我至今也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会这样叫我,当然因为多年来,父母再也不这样叫我了,所以我也没有去求证过。这一次是两个字,第一个字是老,女儿绞尽脑汁,说了很多,比如:老丫,老小,老三,三丫,说着说着就忘了第一个字是什么。真是没有办法,告诉他们吧,不过这个名字实在不好写出来,叫什么呢?“老头”,女儿笑的前仰后颌的,“妈妈,你小时候怎么叫老头啊”,我解释说:不是老人的老头,只是那个音,但是觉不是叫成“老头儿”,头要轻声,还要上扬,似透的音。印象最深刻的是村里有个姓杜的女孩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于是她的小名就叫“杜老透”。

女儿特别不解,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啊,不过我说了,这些名字里最常用的,就一个,她就猜,是“丫头”。答对了,再送一个A+给她,她兴奋的YEAH地叫起来,举起她的大油手。(正啃骨头呢)。

我告诉她,在我们农村那时候名字都很土,我大哥叫“纯头”,我二哥叫“石头”,大名和我重名的一个男孩,大家都叫他“大小子”,现在想起来,有趣得很。

吃饭的时候,我总是爱困,经过这一折腾,我的那点睡意全没了,我说我要写一篇日记,记录这件事,女儿又来捣乱了,用她的大油手,来抓我,我大喊:去洗手,她也急了,喊:“老鹰登,我的小拇指上没有油”。就跑开了。

哈哈哈哈,这下我完了,我的小名都曝光了。

"

标签: 老鹰登 小名 胖丫 女儿 一会说是